《阴尸路》的行尸能否成为生理上的现实?

时间:2020-06-11    热度:849

剧迷常常思索,《阴尸路》的行尸能否成为生理上的现实?是什幺造就了全体行尸共有动作特性?若真有丧尸病毒的话,人类脑部与脊髓的运动系统如何导致行尸的动作控制改变?

对于这些问题,临床认知神经科学提出了一些答案。本文以客观的角度探讨《阴尸路》的行尸在末日后的世界里四处移动的状况。根据我们看见的行尸动作,加上我们对神经控制动作的了解,就能整理出一套「行尸机能失调症」鉴别诊断法(注意,在此指的是行尸的世界,不是我们的世界)。

她是行尸?还是人类伙伴?

假设你任职于乔治亚州亚特兰大疾管中心传染病研究部,是生物医学团队的一员,此时行尸却出现了,横扫美国大陆。现在,你突然看见走廊转角处有某个人出现了,对方慢慢拖着脚走路,朝你所在的地下室研究室而来。你还看不清她的脸孔,却必须赶快下决定,她是行尸?还是人类伙伴?「鉴别诊断法」恰好能帮你解决这个问题。此法除了解开行尸机能失调症的生物谜团并提出因应手段,还能帮你快速下决定,是该帮对方一把,还是该拿武器。

行尸既像人类,又不像人类。行尸没有痛苦反应,拖着脚慢慢走来走去,反应迟缓,平衡与姿势无法整合,很难协调动作。

在疾管中心生医团队的通力合作下,就能製作出类似的清单,列出前述症状的可能成因。

如果你对抗的不是丧尸末日,而是流感大流行,那幺下一步就是列出可能的成因,并依照急迫度与健康威胁度的高低,排列成因的顺序。想当然尔,这跟你之间并没有太大的关係。儘管赫索.格林医生认为那些关在穀仓里的是「活着」的「家人」,但是你的「患者」是行尸,已经死掉了,你再也不关注他们的整体健康状态。你反而会运用鉴别诊断法达到下列目的:

1、在举起武器前,先确定那个拖着脚慢慢走到办公室的女人其实是行尸。

2、找出她的脑部有哪些部位受到影响,以便製作疗方。

你利用试验、观察、可用的资讯,将可能成因清单上列出的项目予以排除,就能找到解决方法,做出类似以下表格的成果。

《阴尸路》的行尸能否成为生理上的现实?

四肢疼痛:

疼痛始于含有受体的皮肤,受体可侦测到急迫的组织损伤(伤害感受器)。引发痛感问题的几个原因如下:皮肤缺乏受体,过量的神经传导物质(例如血清素、正肾上腺素)阻碍了脊髓里的传输,神经系统无法整合受体传出的讯号。前述因素会造成「先天性痛苦失敏」,这种疾病极其罕见,医学史上的案例不到一百例。患者察觉不到急迫组织损伤的警告讯号。

神经元确实已将组织损伤的资讯带到脊髓,再往上带到脑部,脑部却无法处理这些讯号,也无法将讯号诠释为痛苦。这种情况非常危险,因为痛苦可引导我们的行为,避免某些事情的发生。米琼化身剑术家宫本武藏,用武士刀砍掉行尸的手臂,行尸却毫无反应,那种刀伤照理来说会引起强烈的剧痛,但行尸就只是继续迎向厄运,或者更确切而言,迎向仁慈的解脱。行尸无痛感的确切成因仍旧没个定论,有缺陷的到底是皮肤受体的「侦测」?经由脊髓的「传输」?还是大脑皮层内的「知觉」?

肌肉收缩:

行尸似乎拥有超高的咬握力,表示行尸的中枢神经系统(亦即脑袋与脊髓)难以让肌肉逐渐收缩及适当放鬆。

脊髓:

脊髓的运动神经元(这种神经细胞可向肌肉传达移动讯号)自行关闭的速度就跟开启的速度一样快。运动神经元活化、叫肌肉收缩时,也会同时开启其他的神经元,这些神经元又可直接连回运动神经元,关闭运动神经元。这段描述文字听来或许古怪,却是背着武士刀的米琼能够流畅握刀、拔刀、挥刀的原因。没有了前述的过程,米琼的动作就会有如行尸,肌肉不受控制地持续收缩,无法精準发动攻击。

行尸的「肌肉强直收缩」是肉毒桿菌毒素中毒的特徵,此种中毒会导致破伤风。你接种的破伤风疫苗,以及大家期望瑞克和其他倖存者能取得的疫苗,有助保护身体对抗破伤风桿菌。

这种细菌潜藏于土壤之中,一般是藉由伤口(如割伤或噬咬)进入体内,然后在体内快速繁殖,进入运动神经元与肌肉纤维之间的连结。破伤风桿菌一旦黏附于肌肉里的运动神经元末端,就会往上爬进脊髓里,阻挡神经传导物质的效用,使其无法控制脊髓里的肌肉收缩指令。

《阴尸路》的行尸能否成为生理上的现实?

行尸仍保有的主要人类行为莫过于行走。人类跟其他的哺乳类动物一样,在行走时都是由脑部与脊髓负责协调手脚的动作。脑部与脊髓里用于控制行走的前述连结与基本线路(称为中枢型态产生器)是一种演化保存的共通性,几乎所有生物都具备,例如八目鳗、甲壳动物、猫、非人灵长类动物,还有我们智人。

行尸好比是穀仓前空地上「被砍掉头还能到处跑的鸡」,之所以能四处移动,就是利用脊髓机制来控制行走能力。

大脑皮层:

当你决定要移动时,指令就会抵达主要运动皮质。主要运动皮质是脑部的主要运动输出中心,负责向脊髓运动神经元发出讯号,使其製造出收缩肌肉的指令。主要运动皮质受损的话,平常由受损区控制的肌肉就会变得无力。肌肉无力并不是行尸身上明显可见的缺陷,由此可见,行尸主要运动皮质——亦即脑部的直接运动输出路径——或许并未受到大範围的损伤。

行尸发出的声音很原始,又像在讲话,有时非常大声。由此可见,行尸仍保有一部分的能力可刺激脑部的语言中心,只是语言中心无法正常运作。这就表示额叶皮质某个叫做布洛卡区的部位可能受损,这是中风后常见的症状,可以发出声音,只是无法将想法化为语言。然而,行尸的表现跟中风后的患者不一样。儘管总督在餵食时间竭尽心力要跟丧尸女儿潘妮交谈,但行尸脑中不可能会有想法要传达出来。

小脑:

小脑有三个功能区具备跟平衡有关的独特输入与输出:1、调节及整合眼部与头部的动作;2、控制四肢动作;3、规划动作。

待在条件快速恶化的疾管中心生物防护实验室里,在高压情况下工作的你,发现了行尸机能失调症的判定基準关键,受损的小脑区域不同,症状就会不同。行尸的平衡感很差、走路摇摇晃晃、协调功能受损、肌肉过度紧绷,有可能全导因于小脑当中的变异,由此可见,小脑应是深受行尸机能失调症所害的其中一个主要区域。

基底核:

基底核是协调动作所需的一群神经元,有助于动作的开始,还能在产生动作的能力以及不合宜的动作表现之间取得平衡。

行尸具有基底核失调的一些症状,例如僵硬、缺乏脸部表情、缺乏平衡。行尸除其他种种缺陷之外,还表现出不自主的四肢动作。在此举一个例子,行尸排排站在监狱围篱外,朝每个人咆哮,还会拖着脚到处走来走去,挥舞手臂。要解释行尸的机能失调症,基底核或许是个关键的部位。

只能走不能跑

大範围的脑部变异(皮质、基底核、小脑),再加上肌肉收缩放鬆的控制出了问题,就是行尸只能走不能跑的原因。从走路转换到跑步是一种更有意识的决策,人类神经系统的机能必须完整未受损才行,而行尸的神经系统却有了大量的变异。

这类变异也让行尸无法做出一连串複杂的动作。就算行尸在生前是个舞蹈、跑酷或空手道的高手,变成行尸后就做不出技巧高超的动作与四肢动作。这或许是件好事。在小萤幕上观看《阴尸路》情节或者阅读漫画的黑白页面,就已经够精彩刺激紧张兮兮了,不用再让行尸擅长跳伞赛车、精通忍者武术又是空手道黑带。 

书籍介绍

《阴尸路的黑暗疗癒:团体压力‧道德两难‧生存竞争……24位心理学专家剖析令人又痛又抚慰的人性挣扎命题》,采实出版
.透过以上连结购书,《关键评论网》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。

作者:崔维斯・兰里
译者:姚怡平

2010年10月,影史上第一部以「活尸末日」为背景的电视剧上映,同时在120个国家播放。这部系列影集从主角们面临剧变、承受压力并做出艰困选择,进而展现出各种爱恨、忠诚、背叛、勇敢的表现,不仅让观众感到道德上的矛盾冲击,反问自己会如何抉择之外,也意外地提供了短暂逃离现实生活的出口,在发掘自己对剧中人物感到认同之时,也重新找到人生种种事物之于己身的真正意义;每一集宛如一场45分钟的公路旅行,带着我们重新找到自己,在乍看黑暗阴森的残酷剧情中得到疗癒。

本书收录24位心理学与临床专家,从各种角度剖析解答《阴尸路》引起粉丝们狂热追随的诱因;为什幺看见残酷的人性、血肉横飞的砍杀暴力,可以带来纾压的疗癒感?

《阴尸路》的行尸能否成为生理上的现实?